晨读 | 野菊的花语
野菊美得质朴而真实,“不与时花同斗丽,只留人世一缕香”,一瓣馨香便是一句发人深思的禅语。

  一个深秋,我来到了鸡足山,本能够坐电缆车省去攀爬之累,可仍是挑选了步行,顺山而上,和路旁边的花花草草挨近一番,爬山之苦也随之化为乌有。

  挨近山顶时,路旁边多出了一簇簇野菊,在褐色的石缝里,在半枯的草丛中,黄得那么绚烂。这些大小不一的野菊开得零星而安闲,在山野中似一乱头粗服的村姑,难掩那天然洒脱的清丽。顺手拈来,那种淡淡的滋味在鼻翼间游走开来,这样的滋味不能称之为香味,它是菊花特有的滋味,苦中有些沁凉,沁凉中带点甜美,那甜美中好像带有点花草特有的芳香。

  来到一间偏远的禅房,陈腐的门窗虚掩着,室内传来纤细的诵经之声。宅院里的石头上暴晒着僧人们收集来的野菊花,他们将这些野菊晾干后囤积起来,用于一年的泡饮,淡泊的日子就在这淡淡的菊香里。师父赠我晾干的野菊,装进水杯里,野菊在欢腾的水里起舞,喝下,接连几天来的喉痛似渐渐散失。

  随意扦插就延伸开来,用勃勃的生命力傲世着风雨雪霜,吸纳六合灵气,这甘苦一体的菊香入药,便可将体内的燥火去除。野菊美得质朴而真实,“不与时花同斗丽,只留人世一缕香”,一瓣馨香便是一句发人深思的禅语。(李俊玲)

Author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